“塞里木湖很像我们台湾花莲吔!”

“塞里木湖很像我们台湾花莲吔!”

“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在赛里木湖边合影。(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中国台湾网7月28日新疆伊宁讯(记者 王怡然) “塞里木湖很像我们台湾花莲吔!”7月25日,“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一行乘坐的大巴车刚驶近塞里木湖,台湾旅游节目达人吕忆雯就兴奋地扭头对同伴说。采风团的其他台湾自媒体达人也纷纷趴在车窗旁举起手机、相机、DV开始拍摄。

  没错,塞里木湖的水和花莲的海水都一样碧蓝澄澈,像一块蓝宝石,但是,夏季的塞里木湖可不像花莲那般湿热难耐,这里凉爽宜人。

  车子刚停稳,也就转眼的功夫,一车人就都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跑哪“浪”去了,其实说浪不够准确,说边浪边创作比较符合事实。我放眼一望,湖边开满小黄花的草丛里都是我们团队的台湾自媒体达人,他们一个个端着相机、举着DV,趴着、蹲着、躺着,正忙着取景拍摄。

  塞里木湖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美称,这是新疆一个充满浪漫气质的旅游目的地。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创作的主题需紧扣“浪漫”二字,才能体现它的美。

  面朝塞里木湖,我们一个个在岸边的木台子上整齐坐好,脚下的湖水清澈可见粒粒小石子,所有人同时回眸,这分明就是电影《那年我们追过的女孩》的画面。

  “我们这是大陆版的《那年我们追过的女孩》!”不知道是谁说道。

  塞里木湖附近有一处高地,一个建筑和装饰都颇为壮观的蒙古族敖包就建在这里。拾级而上,举头望去,只见蓝天白云下,色彩艳丽的经幡和风马旗在风中上下翻飞,巨大洁白的敖包自有一种壮严神圣的感觉。

  敖包前,身穿蒙古族盛装的青得里浩特呼尔村的克西巴特书记和村民们正等着我们。

  “台湾的客人,双迎你们的到来。”克西巴特书记身材高大宽厚,声音洪亮。

  村民们拉起手风琴,唱起旋律悠扬的蒙古族《祝酒歌》,跳起蒙古族舞蹈,欢迎采风团的到来。

  随后,克西巴特书记给每一位采风团成员都敬献了一杯“下马酒”。“下马酒”是蒙古族的迎客习俗,在过去,骑马远道而来的客人只有喝下主人敬献的“下马酒”才能下马。

  采风团里的几位90后台湾同胞都是第一次来新疆,对蒙古族的礼仪不太了解,每当这时,经常在大陆各地游走的“老司机”、台湾美食生活旅游类外景摄影达人温士凯都会贴心地走过来指导:“用无名指沾下酒朝天弹一下,意思是敬天;再沾下酒朝地弹一下,意思是敬地;最后再沾下酒从左到右抹一下额头,这是敬父母,然后把酒喝掉。”

  敬酒毕,一行人在克西巴特的带领下绕行敖包三圈,许下自己的心愿和对父母家人的祝愿。

  此时,远处草原上的一个白色毡房里己经宰好了羊、剥好了皮、炖好了肉、摆好了酒,等待我们的到来。

  采风团的“好奇宝宝”们在草原上又“浪”了一会儿,拍拍牛,看看山,才在主人的招呼下陆续走进毡房,当所有人都席地在地毯上坐好后,克西巴特给每位客人都献上表示欢迎的哈达。

  “到了我们这里,就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台湾的朋友,你们吃好喝好。”克西巴特热情招呼我们。

  在台湾从事摄影和视频剪辑工作的90后男孩汪俊言手里拿着村民递给他的一大块羊肉,模样有些羞涩,他说自己在台湾可从没像这样吃过肉。

  蒙古族人有酒就有歌、就有舞,青得里浩特呼尔村的村民拉起欢快的手风琴,克西巴特和妻子立刻大方地载歌载舞起来,并邀请采风团的台湾同胞共舞。瞬间,今天新闻,欢笑声、手风琴声、歌唱声,溢满了毡房,欢乐气氛达到顶点。

  为感谢主人的盛情,温士凯和其他几位台湾同伴也且歌且舞了一曲《阿里山的姑娘》。

  古人说:“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此时此刻,我对这句话有了更为真切的体会,抬眼望去,毡房外天色己经渐渐暗了。

  当主人克西巴特唱起《啊,朋友再见》时,我知道我们该跟他和青得里浩特呼尔村的村民道别了。饮过离别酒,我们走出毡房,此时草原的夜色正好,带着主人的祝福和对塞里木湖的不舍之情,今日新闻,我们乘车离去。(完)

“塞里木湖很像我们台湾花莲吔!”

  “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的台湾自媒体达人在赛里木湖边的草地上感受这里的气息。(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塞里木湖很像我们台湾花莲吔!”

  赛里木湖附近青得里浩特呼尔村的村民盛装欢迎“你好新疆——塞外江南大轰趴”采风团一行。(中国台湾网 王怡然 摄)

“塞里木湖很像我们台湾花莲吔!”

评论